第8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8章

    乖~花山院涟点头。
    然而,走回客厅,他的表情不禁僵住了:你们在干嘛?
    却见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已经把所有袋子里的衣服都拆出来,堆在了沙发上,正在挑挑拣拣。
    他们在挑选明天早上给安室君穿的衣服。伊达航艰难地说道。
    花山院涟的目光里满是难以置信。
    松田阵平拎着那件粉色蕾丝公主裙,而萩原研二抱着一套带蝴蝶结的小衬衫和牛仔背带裙。
    我觉得,有这种爱好的不是我,是你们吧?花山院涟扶额叹气,你们是警察啊警察!
    就挺可爱的。萩原研二讪讪地放下了裙子。
    别管他们发疯。诸伏景光微笑着把一个袋子递过去,就这个吧。
    花山院涟翻了翻,嗯,白t恤,浅咖啡色背带裤,绣着小熊的米色短外套,很正常的男孩子的穿搭。
    还是hiro靠谱,不像某些人!他忍不住说道。
    啊哈哈哈松田阵平干笑。总觉得有点遗憾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换好睡衣的安室透钻进被窝,自觉留了半张床给房间主人。
    虽然身体已经疲倦到极点,但精神依旧紧绷着。从房门被关上开始,他就睁开眼睛,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很快,客厅里就传来花山院涟的声音。虽然听不清具体说了什么,但确实只有他一个人的说话声。
    自言自语?安室透脑袋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这绝对不正常吧?要不要建议他找个医生看看呢
    第4章 涟哥哥
    客厅。
    涟,你决定留下他了吗?诸伏景光认真地问道。
    花山院涟把衣服堆到一起,收拾出沙发的一个角落坐下,思考了一会儿才问道:航哥,那孩子是什么情况?
    啊伊达航被噎了一下,下意识说道,绝对不是我的!
    花山院涟诧异地看了他许久才幽幽地开口,我是问,你是不是认得他父母毕竟他记得你的电话。
    这个伊达航汗颜,飞快地打完了腹稿,开始解释,其实我真不确定他是谁,hiro他们都看得出来,这孩子长得像我们一个同期。但是那个人一毕业就和所有人都断了联系,说是回老家了。所以,大概、可能、也许
    你们那个同期的孩子?花山院涟了然。
    嗯嗯。四只式神一起点头。
    他叫什么?花山院涟问道。
    降谷零。伊达航没有隐瞒,他没法编一个不存在的人出来,毕竟花山院涟是真的聪明。而且他们对于这个几乎是从小看到大的少年,还是很信任的。
    降谷?花山院涟疑惑,不是安室?
    可能是母姓?伊达航干笑,要是他说姓降谷,就不是可能,是一定了。
    好吧。花山院涟看起来像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那么,你要留下他吗?诸伏景光再次问道。
    唔花山院涟挠了挠下巴,很是苦恼,要是在京都本家,养十个八个孩子都不是问题。但是在这里我能养活一个小孩子吗?以前我只养过鬼,没养过人啊。
    诸伏景光不禁黑线了一下,什么叫只养过鬼?除了提供灵力,我们也不需要你养好吗?
    但是透君这么可爱~萩原研二扒在他肩膀上摇晃,养嘛养嘛~
    养个孩子要负责任的啊!花山院涟很怀疑这些母胎单身的男人们是不是觉得养孩子就和养小猫小狗一样简单,只要喂水喂食高兴rua两把就够了。
    透君现在被坏人盯着,又没地方去,好可怜。唯一不在状态里的娜塔莉忧心忡忡地说道。
    对啊,反正也不会很久,就是在找到合适的监护人之前,先玩养一段时间而已。松田阵平说道。
    花山院涟斜睨他:别以为我没听见,你刚刚想说的明明是先玩一段时间好吧?孩子是用来玩的吗!
    无论如何,先收留他几天吧。诸伏景光温言道。
    他最理解zero的打算,他们都不愿意把普通人牵扯到危险中,如果不是迫不得已,zero绝不会说出你能收留我吗这种话来。但是,只要躲过一阵子,等zero弄清楚暴露的原因,联系可靠的人,公安自然会找到合理的监护人,把他带走。从头到尾,花山院涟什么都不会知道。
    诸伏景光考虑再三,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虽然担心涟,但他也不可能对处在危险中的zero袖手旁观。
    幸好,无论是花山院家的地位,还是涟这个半吊子阴阳师的身份,只是十天半个月的,应该不会出问题。
    可是花山院涟犹豫。
    别担心,我们都会帮你养娜塔莉很擅长照顾小孩的。伊达航说道。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