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第2章

    hiro他们回去了?花山院涟掏了掏耳朵,抱怨道,当着我的面开赌局,我又不是听不见你们赌了什么?
    赌明天谁跟着你。猫眼青年笑眯眯地说道,毕竟你的灵力只够支撑一只式神在外面呢。
    其实你们五个一起出来也不是不行。花山院涟抬头,有些心虚地瞟开了眼神。
    是吗?青年眼尾挑起,笑容有些发凉。
    啊哈哈花山院涟干笑着转身,走吧,去那边看看,我好像听到有水里有东西。
    花山院涟日本最后一个阴阳师,真正的天才。但就因为太天才了,24岁那年,肉体容纳不了太过磅礴的灵力,爆体而亡。一眨眼,他就转生成了这个世界的一个小婴儿。
    依旧是日本,依旧是熟悉的京都,但这个世界的构成和前世很不同。这里没有了阴阳师,连妖魔鬼怪都不存在,甚至无法修炼灵力。他脑子里有浩瀚如海的术法,奈何没有灵力支撑只能被封印,这让他更怀念前世自己用之不竭的灵力。
    顺便说一句,这个世界的花山院家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整个日本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虽然从他父母那辈开始就从政界抽身,转而经商,但千年世家的影响力还在,而且因为从商,将家族发展得更强大。
    然而,在他12岁那年,花山院夫妇飞机失事双双身亡。
    花山院涟赶到东京,办完后事,费尽心力,始终感受不到父母一丁点儿残魂,终于死了心,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非科学的东西。可就在这时,他在东京一座爆炸的大楼下捡到了第一只式神,而他体内,燃烧起了一簇微弱的灵力火苗。
    那只式神是个警察,为了拆弹被犯罪分子炸死。很年轻很帅气,就算变成了鬼好吧,式神,也还是那么开朗,顶多偶尔担心一下姐姐和幼驯染。
    他叫萩原研二,生前是警视厅爆炸物处理班的精英。
    在那之后,他又陆续捡到了四只式神有两只是自己跑来的小情侣。
    夜风习习,带着一丝淡淡的危险。
    花山院涟看了看自己的手,微微皱眉。
    就算修炼了7年,但灵力的进展缓慢得让人崩溃。并不是他这具身体天赋不够,而是这个世界不适合修炼。7年的成果,也只能让他召唤出一只式神当然,如他所说,五个一起出来也不是不行,只是原本够给一个人的灵力平均分成五份嗯,五只都会缩小成30多厘米高的棉花娃娃大小。
    虽然花山院涟觉得棉花娃娃挺可爱的,但他的式神们显然不这么认为。
    那边有下去的台阶。式神给他指了条路。
    谢谢。花山院涟叹了口气。
    他的式神除了小情侣里的娜塔莉姐姐,其他四个生前都是警察,而且是警校同期。生前的好友死去后在他身边团建嗯,这挺难评的。真不知道算是什么缘分毕竟这世上每天有人死,也不乏殉职的警察,怎么就见不到其他的鬼呢。
    当然,拥有四只优秀的警察式神的结果就是,平时遇见个什么案子都得管,为此他甚至学会了拆弹。
    而现在身边的这只,名叫诸伏景光,生前是日本公安派往某个犯罪组织的卧底,暴露后自杀殉职。
    至于那是个什么组织,卧底先生死守着保密条例不肯透露。不过花山院涟心里明白,温柔如诸伏景光,只是不想把他卷进危险的事里罢了,所以他也不问。如今的他可不是上一世那动动手指天崩地裂的大阴阳师,那点儿可怜的灵力顶多也就支撑式神陪他聊个天,递个东西,或者穿墙越壁打听点消息,基本上没什么攻击力。
    顺着台阶走下堤岸,距离路灯远了,夜色越发浓厚。
    花山院涟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功能照过去,隐约看见岸边有一团白色。
    衣服?有人跳河了?他吃了一惊,赶紧加快脚步跑过去。
    诸伏景光原本飘在他身后,忽然间停下来,下意识地抬手按住了胸口的位置,眼底闪过一丝迷茫。
    明明式神没有心跳,可为什么能感觉到心脏快要跳出来的窒息感?
    咦?怎么有个小孩子。前面传来花山院涟的低呼。
    孩子?怎么回事?诸伏景光回过神来,飘到他身边。
    花山院涟蹲在河边,把裹在一堆湿漉漉的衣服里的人扒拉出来,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好,一边说道:是个小孩,应该是自己爬上来的,也没溺水,可能是不小心滑下去嗯?奇怪,这些衣服是大人的啊大半夜的,这小鬼怎么会穿着大人的衣服掉进河里
    诸伏景光没回答,只是愣愣地看着那个被他抱着的孩子
    大约六七岁年纪,肤色微深,一头金发湿哒哒地贴在带着一点婴儿肥的脸上,是个很漂亮的混血儿。然而孩子的眉头微皱,身体蜷缩成一团,似乎在忍受什么痛苦。
    我检查过了,身体没什么大碍可能就是,吓到了?花山院涟喃喃自语了一阵,没听见自家式神回答,忍不住回头叫了一声,hiro?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