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底色 字色 字号

135.

    半个月过去了,夏侯于自那日第一次使用灵力,却使用过度之后身体就一直感到无力,宣月担心他,便要求他乾脆直接住进宣府,反正宣府也一直留有他的房间,且身世公开,他再也不是那高高在上的大太子,自然没有理由再住在太子府里,虽然乐正帝不介意夏侯于的那双变色的眼睛,也不在意他的身世,只当他是疼爱了二十年的儿子,但夏侯于心知,即使皇帝不介意,这黎明百姓的声音却是不得不听。
    所以他便答应搬进了宣府,也离鐘灵更近一些。再说陆孟喆,乐正帝是一直希望他能搬进宫里和他们同住,但陆孟喆还不适应现在的身份,坚决要求一定要呆在宣府。
    这么一来两个孩子都在宣府,反而让帝后三不五时就到宣府看望,夏侯钦也是更当做宣府是他家的后花园,每天除了闭上眼睛睡觉的时间以外,所有时间都泡在宣府,赶也赶不走。
    这情景是让宣叶和宣啟哭笑不得,但心底也是理解的。
    虽然乐慎最终因为乐正帝的心软而免除了死刑,但乐正帝还是将他贬为庶民,发配边疆流放,也相当于是判死刑了,乐慎是在夏侯于昏迷的期间被带走的,等醒来一切也尘埃落定。
    「宣月,你就不能跟我走吗?」端木绎此刻一脸痛心地看着宣月,自吴镇一别,宣若和连伐再也没有出现,就连这次京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未曾露面,看来是根本就没有回来,天大地大,任他们逍遥了。
    端木绎也早早就写好了休书交给宣正,算是正式还给彼此自由之身,只是端木绎一开始以为只要解决了宣若的事情宣月就能再次回到他的身边,如今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宣月摇了摇头,「你知道我们再无可能。」
    「为什么?」端木绎握紧宣月的双肩,「我与宣若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我甚至没碰过她的身体,爷爷也早已经失去了那些记忆,我们之间早就没有了障碍,为何已经不可能了?」
    「端木绎......」宣月一脸的悲戚,拉下了端木绎的手,「从你答应娶宣若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死心了。即使你是为了我的安危才不得不做这样的决定,但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我们之间就这样吧,当朋友也是很好的选择啊。」
    「我不要!什么朋友!我不稀罕!」端木绎大吼道,满眼的悲痛。
    「端木绎......」宣月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安慰他,却说不出口。
    「你爱上夏侯于了吗?」突然,端木绎冷静了下来,冷冷地问道。
    宣月愣了愣,她爱上夏侯于了吗?端木绎的这一句也问出了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隐匿在她心中的疑问,在确定对端木绎死心之后的这段时间,身边一直都有夏侯于,他的一言一行早已深深地印在了宣月的心里。
    对于夏侯于对自己的情义她心知肚明,也感激着即使夏侯于心中深爱着她却从来没有逼迫她一定要有所回应,甚至在当初与端木绎分开时劝她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夏侯于真心在珍惜她,护她周全,即使她心里一直装着端木绎,也从来不曾离开。
    她爱夏侯于吗?「恩,我爱上他了。」宣月突然抬起头,缓缓地说道。
    端木绎后退了几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宣月满眼的坚定,紧握双拳,「我,宣月,爱上夏侯于了。所以端木绎,我不能跟你去离国,我也不愿跟你去离国。希望你将来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那个女孩。」
    「宣月!」端木绎伸出手想要再次将宣月拥入怀中,宣月却后退了几步,「就这样吧端木绎,让我们好聚好散,不好吗?」
    「我不要......」端木绎瞪大的双眼满是晶莹的泪水,他怎么都想不到竟真的失去了宣月,在他为她做了这么多之后,还是失去了她,「宣月!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怎么可以......」端木绎快步走上几步,抓住了宣月的手,那力道让宣月面上一阵的痛苦。
    「端木绎,你放开。」见他丝毫不松手,宣月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感激你为我做的一切,但一切都结束了,你也回到了属于你的国家,将来你会继承大统,到时候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苦执着于我一人。」
    「只有你是我唯一爱的女人,其他人我都不要!」端木绎一把将宣月拥进怀中,「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
    「端木绎,你放开我吧,也放过你自己。」宣月挣扎着,却被端木绎抱得死死的。
    「我怎么可能放的了手,我不要。」端木绎将头埋在宣月的肩膀,在感受到热烫的液体流淌进脖颈时,宣月停止了挣扎,她轻拍了拍端木绎的背,「放手吧端木绎。」她抬起头看着鐘仁掀开了马车的车帘,往外探出头查看,「端木绎,鐘仁在等你。」
    端木绎身体一怔,拉开了两人的距离,脸上佈满泪痕,「跟我走。宣月。」
    宣月摇了摇头,缓缓拉下了他的双手,后退了一步,「走吧,你还有你的路要走,记得,将来要做个好君王。等你完全放下了我,我会以朋友的身份前去探望你,及你的妻子。」
    说完,便转过身往前跑去,「宣月!我不会放弃的!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身后是端木绎的大喊,但宣月没有停住脚步,这一别,再见遥遥无期,但她,再也给不了端木绎幸福的未来。
    「回来了?」陆孟喆坐在宣月的院子里,看着她从大门走了进来,「端木绎走了吗?」
    宣月无力地点了点头,劲直往房里走去,「你怎么了?」陆孟喆拉住了她。
    「我好累,让我睡一下。」宣月有气无力地说道,拉开陆孟喆的手边走进房里。
    陆孟喆叹了口气,看着宣月的背影,看来宣月已经发现了自己的真正心意。
    陆孟喆轻笑了一声,接下来,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翌日,皇宫。
    「姜国国王登基三年,终于娶了一名皇后。如今他邀请诸国前去。」乐正帝坐在龙椅上,缓缓地说道。
    此刻金鑾殿中只有宣叶、宣啟、夏侯钦、夏侯于、陆孟喆五人。
    「听说这新皇后虽然来自民间,但皇帝对她宠爱有加,如今宠冠后宫。」乐正帝说道,「小于,孟喆,朕希望你们能替朕前去祝贺。」
    两人听罢对视了一眼,陆孟喆说道,「但封国国王刚刚离开,在城门一役时,我们曾答应过他,等一切结束会前去封国亲自道谢。」
    他们不会忘记城门口宣月与封疆做的约定,也心知若时间拖得太久,封疆未必有耐心等到他们前去。封疆都能为了助宣月而出动十万大军只为帮他们平息内乱,再出动十万大军只为带走宣月也是有可能的。
    「等祝贺完毕,你们尽可去办你们该办的事情。」乐正帝笑了笑说道,「朕特许你们作为御史大夫替朕出巡,游歷一番,了解民生。」
    「谢父皇!」两人双双倒地,分别接过太监总管张承递上的令牌。
    「起来吧。」乐正帝挥了挥手。
    三日后。
    「我们走吧。」夏侯于站在城门口,身边站着宣月、陆孟喆、魏天和。
    此刻,他们一行四人就要再次离开京城,只是这一次,他们再无后顾之忧,朝中已无危机,虽前路漫漫,但尽可快意江湖。
    一场纠结了二十年的恩怨终于划下了句点,曾经的阴谋宣告破裂,所有错误都被导正,一切人等各归其位,皆大欢喜。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