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
底色 字色 字号

家人

    自从那天和端木绎谈过之后,他就没再出现在宣月面前。当然不是他放弃了,而是他希望,宣月是心甘情愿的和自己在一起。
    他知道宣月对自己是有感觉的,虽然只有一个晚上加一个下午的相处。
    端木绎有这个自信。
    不管她一开始是因为他的相貌而喜欢上他,还是真正看到他的为人,他都愿意等,等宣月真正敞开心胸接受他的那一天,而端木绎,从来就不是那种喜欢逼迫别人的人,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被逼迫,被威胁的滋味。
    他要的,是宣月的全部,真心的爱上他。
    而宣月,还是迷茫的。一方面是无法否认地对端木绎的好感,一方面是未来将要面对的残酷事实。
    她要如何抉择呢?是不管不顾地和他在古代大谈一场恋爱,最后瀟洒从容的离开?还是乾脆就别开始?
    她对自己没有信心,怕最后感情放的太深而无法抽身。
    宣家和宣叶就已经够让她捨不得了,现在再加一个端木绎,她该怎么办?她不可能放弃在现代等自己回去的叔叔,更捨不得放弃如今拥有的,她期盼已久,以为永远都得不到的亲情。
    这两天,宣月一直处于这种迷茫无措的状态,虽然这样的感情进展的太快,她只知道他的名字,连他的背景、家人、曾经有的故事都不清楚,就这么轻易的动了心,这在过去,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使在现代,叔叔身边也不乏这种年轻帅气又有能力的人才,她也从不曾心动过。如今却将生平的第一份感情放在了一个古人身上。
    明明知道他们不可能,明明知道终究会分开。
    宣月想,这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喜欢呢?她喜欢上的,只是他的脸吧?那样阳刚、帅气、霸气的脸,那样「和谐」的脸。
    不行再这么下去了,这太不像宣月的风格。优柔寡断、多愁善感。这样的词在过去从来不可能会被放在宣月的身上。宣月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起身走回房间,喝了一口茶水,拿出之前借的那些书,再看一次吧。虽然已经看过了,也已经瞭解透彻了,但她现在还是很需要做些什么,来让自己不再沉浸在不安的思绪里头。
    「月月。」
    就在她决定静下心读书的时候,她听到了院子里头宣叶喊她的声音。
    她放下手中的书,走出房门,却发现院子里头站着不少的人,宣叶、宣啟、宣啟的夫人汪雨菲,算是她如今的娘亲了吧。还有宣家的长子宣影、长女宣陌和魏天和。
    一行六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地出现在宣月的面前,她愣了愣,迎了上去。
    「爷爷......」她喊了一声,随即看着宣啟和汪雨菲,咬了咬下唇道,「爹,娘。」
    汪雨菲慈爱的笑了笑,上前握住宣月的手,「好孩子,这阵子住的还习惯吗?」
    宣月又愣了愣,靦腆地低下了头,轻点了点。
    魏天和夸张地在旁边叫道,「宣月!你这是在害羞吗?」
    宣月瞬间抬头恶狠狠地看着魏天和道,「什么宣月宣月的,没大没小,你不会忘记自己应该叫我什么吧?」
    魏天和挫败的低下头,然后又抬头呲牙咧嘴地喊了一声姐,随即赌气地转过头,看着院中随风飘动的梔子花。
    宣月露出了一种像是阴谋得逞的笑意,随即看向宣叶一行人。
    宣叶和宣啟宠溺地看着魏天和和宣月的斗嘴,自从他们两个来到宣家,他们都觉得日子变得快乐了起来,有了生机与活力。
    过去在宣家,从来没有人敢在两位大家长面前大呼小叫,吵架拌嘴。毕竟宣家可是大雍王朝的贵族世家,甚至在整片大陆都有很高的声望,他们的威严威信一直是不容小覷的。
    但如今,有了这两个孩子,生活都变得有趣了起来。
    宣啟一开始很担心他们两人是那边派来的人,怕他们是带着不纯的目的接近他们的。但转念一想,这一切都不可能,毕竟他们是因为捡到魏天和的背包,要还他才决定跟着他,从而认识月儿,如果真是那边的人,那么想出这计谋的人未免也太厉害了,连他们的心理都抓的那么准确,如果是别人捡到那么他们的计画不就泡汤了?这风险性太大,几率可谓是微乎其微。
    宣叶轻咳了声道,「月月,和儿,今天我们来是想让你们和宣影宣陌认识认识的,那天家宴宣椏的事情,惹的大家不甚欢喜,之后也没找到一个好时间来让你们兄妹几人互相认识一番。今天你们就联络联络感情吧。」
    宣月和魏天和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而宣影则是朗声笑道,「那么就我先来吧。」随即转头对着宣月问道,「我可以叫你月儿吗?」
    宣月也微笑道,「当然可以。」
    「月儿,天和,我叫宣影,这是我妹妹宣陌,哦,以后你们也是我的弟妹咯,请多多指教哦。」宣影开朗地笑道。
    宣陌在一旁捂嘴轻笑道,「是啊是啊,没想到我还能当姐姐,之前一直希望娘亲生个妹妹给我,都未能如愿,没想到如今我又多了妹妹和弟弟了。」
    「什么什么?我是你哥哥啦!」魏天和在一旁叫道。
    「你是弟弟。」宣月反驳道。
    「为什么?我明明就比宣陌还大。」魏天和抗议道。
    「你是白痴吗?你是我弟,我是宣陌的妹妹,那你不也就是宣陌的弟弟吗?」宣月又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魏天和。
    「这不公平!」
    「不公平?那好,你别叫我姐了。」宣月无所谓地看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地说。
    魏天和沉默许久,对着宣陌闷闷地叫道,「姐。」
    宣叶、宣啟朗声长笑,汪雨菲也轻拍着宣月和宣陌的手轻笑。
    这时宣月开口道,「哥哥姐姐好,我叫宣月,今年十六岁,这是魏天和,今年十八岁。不过你们可以不用管他的年龄,因为他的年龄和他的脑袋聪明程度不相符。」
    宣月话音一落,眾人又笑作一团。只有魏天和在一旁跳脚直道不公平,给他点面子之类的话。
    宣月挑眉看了看魏天和,随即看着天空,一副忍笑的模样。
    「我叫魏天和,请多多指教。」魏天和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道。
    「和儿,我和你爹给你改了另一个名字,叫宣和。」宣叶突然说道。
    「天和,很抱歉还没和你商量就这么决定了,你的名字也是我做主改得。当然你还是可以用魏天和这个名字,只是当你需要宣家的身份行事时,宣和这名字可以给你带来很大的方便。你不会怪我们吧?」宣啟接着开口道。
    「啟叔叔千万别这么说,您这么为我们着想,我们很感激,又怎么会埋怨怪罪你们呢。」魏天和拱了拱手道。
    「还叫叔叔?该改口叫爹了!」宣叶朗声大笑道。
    魏天和愣了愣,开口道,「爹。」
    「哈哈哈哈。好!好!好!这样我宣啟可真是有福之人了,如今可是有两子两女了!夫人,瞧瞧,我们真真是好福气!」宣啟笑道,便转头向夫人王雨菲道。
    「是啊。可怜的孩子。这些年在外你们受苦了。从今以后你们就是娘的心头肉。你们四个都是娘最疼爱的孩子。」王雨菲温柔亲切的道,并将兄妹四人的手叠在一起。
    「这样好这样好。」宣叶开心的捋了捋鬍子道,「以后长房一家必定能开枝散叶!等过阵子,就将月月和和儿的名字上报祖宗吧,啟儿、雨儿,你们两个要记住我说的话。」
    「是!爹,孩儿记住了。」宣啟和王雨菲异口同声道。
    「影儿。」宣叶开口唤道。
    「是,爷爷。」宣影恭敬的回答道。
    「你是宣家六十四代家主的嫡子,将来如没有意外将会是宣家第六十五代家主。是长兄。你有责任担负起宣家的责任,有责任照顾好弟妹。以后陌儿、月儿、和儿三人就是你的责任。你清楚吗?」
    「是!孙儿谨遵爷爷教诲,一定好好照顾弟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好!好!好!这才是宣家子孙!还好我宣叶还有你们这么优秀的一房。啟儿。」
    「爹。」
    「爹很庆倖当初将这宣家家主的位子交给了你。若是当时一念之差,将位子给了正儿,这宣家怕是就此毁了!啟儿,你定要好好教导影儿。我不希望宣家没落。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宣家定要继续强盛。」
    「是!爹,你放心!有我宣啟在的一天,宣家定不会没落的。」
    「是啊,爷爷。影儿也是。定将宣家再带上一个更好的巔峰。」
    「好!好!这样我死也无憾了。」宣叶安慰道,「月月,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你记住了,不管发生什么事宣府都是你最强大的后盾。爷爷我和你爹娘,你哥哥姐姐们都会保护你照顾你。」
    「我......爷爷,月月知道。」宣月哽咽的道,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傻丫头,别哭啊。」宣叶也感动的热泪盈眶。
    「月儿,可以这么叫你吗?」宣陌突然柔声道。
    「当然可以了,宣陌......姐姐。」
    宣陌听完后突然捂嘴笑道,「傻月儿,不习惯叫姐姐就别叫了,唤我名字就成。我叫宣陌,和你一样十六岁,以后我们互叫名字吧,这样也比较亲切。」
    宣月也笑着点了点头。
    「好。我宣叶从今天起又多了两个优秀的孙子孙女了。啟儿影儿你们记住了,从此你们肩上的责任又更重了。」
    「是。」
    「好了好了,说了这么老半天,又哭又笑的,现在我们可以去吃点东西了吗?从早上到现在我什么都没吃呢。」魏天和苦着脸揉了揉扁扁的肚子。
    他话音一落,其馀六人顿时哈哈大笑。
    「魏天和啊魏天和,你这性子啊,老头子我是该夸你还是骂你啊。」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