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
底色 字色 字号

亲情

    「怎么样?」黑暗中,一名身穿深蓝色长袍,右半边脸带着面具的男子对正跪在地上的属下问道。
    「属下已经查明,他并无武功。」那人回答道。
    「没有武功......」男子沉吟片刻,「你起身说话吧。」
    「是。」
    「还观察到什么。」
    「这...」那人似乎有点难以啟齿。
    「直说。」男子倒了杯茶抿了口,道。
    「这个人,似乎胆小如鼠。」那人有些迟疑道。
    「胆小如鼠?何以见得?」
    「属下当时只是轻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就吓得差点跳起来,还向属下出手了。不过就是拿着扇子向属下打过来就是。」
    男子顿了顿,突然朗声笑了起来,「这么说,难道他还会害怕妖魔鬼怪不成?」
    「属下想,应该是这么一回事。您不是也见到了吗,那人来到他身边的时候,不也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吗,他就如此大得反应。还如女子般尖叫了起来。实在是...实在是没有一丝男儿气概。」男人有些鄙视的说道。
    「连戈,他要是有男儿气概,那才是奇怪。」男子倒了杯水,递给那人。
    「多谢爷。」连戈接过,一饮而尽,将杯子放下后,顺手也替男子斟满了茶水,「爷为何这么说?」
    「那人啊......」男子轻声道,突然站起身走到窗边,「连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多观察他,随时向我汇报他的情况。每天做了什么事,和什么人接触,事无巨细,都要一一上报。」
    「属下遵命。」连戈单膝跪下,慎重的答道。
    「下去吧。」男子挥了挥手,背手闭眼沉思。
    连戈听罢,便起身离开房间。轻手轻脚的踏出房间,掩上门。
    在月光的照映下,他转过身,赫然就是那日同宣月接触过的那少年。
    宣月想,她怕是真的爱上了在宣家的生活。自从家宴过后,宣家上上下下都默认了宣月和魏天和的主子身份,就算是心有不甘的,也不敢表现出来。至少表面上,整个宣府对他们两个还是很和气的。
    这世上的事情总是这样,你越想去抗拒,却发现事情越容易脱离你的掌控。
    宣月是想停止这份她过去从没想过会得到的亲情的,毕竟谁也不知道她要完成的使命是什么,或许在不经意间,她不小心就找到了那些人,不经意间就完成了该做的事,那么是不是命运就会不容她抗拒的将这错误的歷史矫正,她也会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能有半点迟疑。
    而宣叶对她是日益的好,真正的将她捧在手里疼着,日日嘘寒问暖,在外给足了她面子,十足的宠溺。现在不止宣家上上下下,就连外头也收到了风声,宣月已然是宣家宣老太爷最疼爱的孙女了。
    而这些荣宠,宣月是满心欢喜的,谁不愿意被宠着呢,特别是从小就没有爹娘关怀疼爱的孩子,最难抵挡这种亲情的诱惑。就算宣月想让自己不沉溺在亲情的漩涡中,怕也已经来不及了。但心中的那根刺却始终存在着,让她觉得这每一分每一秒的幸福都是偷来的,让她生平第一次患得患失,第一次没有选择的让生活中多了一项她无法掌控的事情。
    她天天祷告,希望上帝能听到她的祈求,知道她的需要。
    她不知道那个使命是什么,宣月不止一次的想,当分离的那天来临,她真的能够心平气和的同这些人说再见吗?真的能够当做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吗?
    最害怕的莫过于看到天堂的下一刻却坠进地狱。若没有见过天堂,或许下地狱的时候能坦然一点。
    而宣月觉得,宣叶对她的宠爱对她来讲,已经是犹如身在天堂般,她无法抗拒。
    她已经无法再忍受,没有亲情的生命。
    魏天和一踏进宣月的院子,入眼的便是宣月迷茫地抬起手,对着天空,试图抓住些什么的姿势。那一瞬间,一向粗心大意的他,却敏锐地感受到那种难以言喻的悲伤和无奈。
    他皱了皱眉,脸上掛起了严肃的笑容,和平时大大咧咧的他判若两人。
    他不明白宣月有什么样的过去,也不明白她为什么在几日之间就在这个世界留下了这么深的羈绊。再这样下去,当离开的时候,宣月一定会很痛苦。
    而这痛苦,却是无法避免的,毕竟他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魏天和相信,宣月心中是很明白的。
    「唷!妹妹你在做什么?」魏天和收起刚才的表情,重新掛上玩世不恭的笑容道。
    宣月听到魏天和的声音,似乎是被吓到似的,脊背挺得笔直,手瞬间放下,规矩的放在腿上。而刚才她所散发的那些悲伤情绪也在顷刻间被她埋藏在心底。
    她吸了口气,轻闭上了眼睛,下一刻张开眼睛站起转过身面对魏天和的那个宣月,已然如平时般镇定瀟洒稳重聪慧。
    她轻佻起眉道,「魏天和,你是不是叫错了?应该是姐姐。谁是你妹妹。」
    魏天和跳脚不服气的道,「什么什么!凭什么!明明我比你大为什么要叫你姐姐。看这身高。」魏天和说着走到宣月面前,一米九的个子站在有一米六五的宣月前,「谁都看得出来谁比较大吧?」
    「魏天和,你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你的智商和你的年龄身高是不成正比的。如果论心智的成熟,你不觉得你应该叫我一声姐姐吗?」宣月不咸不淡的说着,又重新坐下倒了两杯茶水,其中一杯,推到魏天和的面前。
    魏天和拿起杯子,牛饮似的一饮而尽,还发出哈的声音,表示他的满足,然后坐下来道,「喂喂,别这样。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我你年龄比你大是事实啊。你别不服气就拿智商说事嘛。」
    「我不服气?现在是谁不服气的在一边唧唧歪歪的?」宣月抿了口茶水,漫不经心道。
    「宣月,给点面子叫声哥哥来听嘛。」魏天和突然嗲声道。
    宣月皱了皱眉,「不叫。」
    「哎哟,就一声!就一声就好。叫嘛叫嘛。」魏天和说着还起身拉住宣月的衣袖晃了晃。
    「魏天和你给我放手,再用这么噁心的嘴脸对着我,别怪我不客气。」宣月抚额严厉的说道。
    「你净会对我凶!」魏天和哼了一声气鼓鼓的走到一边的躺椅上,歪过头,蜷起身子。
    宣月看着魏天和那宛如三岁小孩撒娇的举动,哭笑不得。而魏天和却在等着宣月示弱,主动喊他。
    可是过了很久,都不见动静,魏天和开始坐不住了,他不安分的轻轻动了动,怕被宣月发现,感觉身后似乎没什么动静又动了动,这时,他听到了宣月说。
    「魏天和,你就装吧,你这么大了撒娇也不会害羞的吗?」
    「哼。」魏天和继续不说话。
    宣月也乾脆沉默不语,拿起刚才放在桌上的书,翻了几页,却总是看不下去。她眼神放空,像在想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
    「哼哼!」魏天和见宣月还是不理他,又哼了几声。
    宣月无奈的叹了口气,「魏天和你就说吧,你到底想要干嘛?」
    魏天和听完,一个翻身稳稳的坐在躺椅上,面对着宣月,「你肯理我啦。」
    宣月揉了揉太阳穴,「你就胡闹吧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浪费我时间直说吧。」
    魏天和害羞地低下头,两隻手的食指相抵,「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你先说。」宣月冷冷地道。
    「你先答应嘛。」
    「不说算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宣月说完起身便要离开。
    「别别!我说我说。」魏天和连忙起身拉住宣月的衣袖。宣月回头疑惑的看着他,轻挑眉示意他开口。
    「你就叫我一声哥嘛......就一声....额....半声也行.....就一个字....」在宣月越来越严厉的眼神下,魏天和的头越来越低,直至无声。
    「魏天和,你就不能想点有用的吗?都来到这里几天了,我让你想想你爸还和你说了什么你是想起来没有?有头绪没有?知道我们该做什么没有?你真当我们是来这朝代玩的吗?」宣月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道。
    魏天和委屈道,「我有想啊,啊就想不起来还有什么咩!老爸说那么多我哪记得住,就那首诗能记住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作为奖励你就叫我一声哥嘛。」
    「没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当我弟弟,第二,我当你姐姐。没第三个选择,你自己决定吧。」宣月一锤定音道,双手环胸看着魏天和。
    「什么鬼选择!根本不用选!什么两个选择!明明就是一样的!」魏天和气愤的跳脚,声音大的就差没拆房子了,「你耍赖!」
    「那又怎样?」宣月回了句让魏天和想吐血的话。
    「不叫行不行?」魏天和垂头丧气地道,「大不了我也不逼你叫我哥哥了。」
    「行!您说行就行,那就请您以后别再来找我,我们各归各的,各走各路,各行各道,各......」
    「停!」魏天和打断宣月的话,哭丧着脸,「一定要做的那么绝吗?」
    「我也是为你好,我们出门在外总是要有个称呼的不是,宣月宣月的叫总是不太礼貌的不是?况且如果我们真的分道扬鑣了,就你这智商你能顺利完成任务?就你这性子你能不惹麻烦?你能耐得住寂寞?没有我在你怎么办呢?所以你说,我是不是特像你保姆?你于情于理是不是都该喊我声妈,但妈太老了,我还没结婚就免了,人家说长姐如母,让你喊一声姐你没损失吧?会少你一块肉吗?」宣月连声道,根本不让魏天和有开口的机会。
    「你还不是天天连名带姓的喊我.....」魏天和嘀咕道。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宣月故意把手放在耳朵边,偏头道。
    「没。」魏天和头垂得低低的。
    「所以你是叫不叫?不叫我可走了,下次你想叫可没机会了。」宣月说着作势抬脚要走。
    「姐。」
    身后传来弱弱的嗓音,宣月嘴角扬起,忍住笑意道,「什么?你刚才有说话吗?我没听见。」
    「姐。」魏天和不情愿的加大嗓音。
    「什么?怎么像蚊子在叫,你到底要说什么啊魏天和。」
    「姐!」魏天和受不了的大吼出声。怒气熊熊的瞪着宣月的后脑勺。
    宣月转过身,手握拳抵在嘴边轻咳了声,「恩乖,你这个弟弟我收了。」
    魏天和叫出那个字后,便失魂落魄,完了完了,他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了。本来想混个哥哥当当,重新拿回自己的威严,怎么知道反被将了一军,落得低人一头。
    宣月忍住笑意装模作样的走到魏天和面前,轻拍了拍他的头,「好弟弟,乖,不哭哦,姐姐疼你。一会请你吃糖啊。」
    「宣月!」魏天和吼道。
    「恩?」宣月满眼杀意。
    「宣月......姐......」魏天和满脸委屈。
    宣月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弟弟,以后就跟着姐姐吃香的喝辣的吧。你回去你自己的院子吧。晚点一起去大厅吃饭。」
    魏天和听完,步履蹣跚的走向院门,期间留下泪两行。宣月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笑着笑着,却笑出了眼泪。
    而她没看到,魏天和在听到她的笑声后,嘴角也扬起了浅笑,宠溺而无奈。带着丝丝敬重。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